当~~”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原来又是我那任性的小表姊打电话来, 表姊打来总不能不接吧!无奈地拿起了手机: “干嘛……”保持一贯的作风——就是懒。 当然, 对付亲戚以外的女子不可能是这样的口气啦!电话那头传来算美妙的声音: “我妈叫你今晚回家吃饭。 掰~~”哇靠!只顾自己说,我是答应了喔……所以才说我表姊任性吧!到目前为止, 大家并不了解我故事的背景吧?小小介绍一下。 我是我家族同辈份里倒数第四小的,在我下面只有美丽的表妹和一个比我高的表弟, 以及一个肥嘟嘟的小胖子表弟;当然往上数我想谁都会想成为我。 我上面有四位姐姐,都是表姊,最小的表姊也大我五岁了, 虽然个性任性但是却是个人人都喜欢的职业……答案是护士!哇塞~~男人三大幻想不就是空姐、护士、或是老师吗?对!我姐就是位护士, 还是个美丽的护士只是因为亲戚的关系……唉!乖乖的我只有乖乖的回家, “姑姑~~砰砰砰……”我拍着铁门唿叫我的二姑 我二姑也有点年纪了但还是一样保养得很美丽, 难怪生出我小表姊这样的美人胚。 “姐呢?”我望着四周寻找叫我回来的任性女子, 二姑用很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 “在楼上睡觉。 你上去叫她啊!”整个就无言……叫人回来还给我睡大头觉, 看我不闹死你才怪!随即我上了楼就看到我表姊躺在软绵绵的被单团中 不用想直接给她来个泰山压顶。 “喔~~”二楼瞬间传出唿叫声: “妈妈……好重啊!”“死猪, 起床了啦!睡睡睡每次回家你都睡觉!”由于表姊在是别县市工作, 放假才回家。 “好啦!你起来啦!很重欸!”你以为她说这句话就会起来?那你就错了, 她还是给你睡下去!“白痴才相信你!你再不起来 我就搔你痒!”我语带威胁的说着。 想说她应该会起来了,只是……梦想永远是美丽的, 这头猪还是继续睡。 她以为我吓唬她吗?于是我将被单掀起,钻入她的棉被中开始攻击她的腰。 这天表姊是穿着紧身裤,我姐真的很瘦,162公分却才43公斤, 但是身材却也不差前凸后翘的,胸围大概34B左右。 “哈哈~~不要……哈哈~~”我火力开始集中攻击表姊的小蛮腰, 表姊由于经不起痒开始扭动身体……突然我手有种触电的感觉, 好软啊!该死!当我明白那是什幺东西的时候 她已经在看我了于是我马上逃下楼去,走之前当然不忘叫她下来吃饭。 自从刚刚摸到表姊的胸部,我心里一直很忐忑……但那真的是意外, 希望表姊痒到没感觉才好!过了大约五分钟表姊穿得很俭朴的下楼了, 宽松的衣服和她睡觉穿的紧身裤我第一次回家那幺不自在。 表姊突然扑了上来,开始攻击我的腰……我才明白, 我都是白担心了。 吃完饭之后二姑叫我留下来过夜,反正明天没课, 过夜也没差所以我答应了。 直到这刻我却后悔了,由于二姑家根本没有床, 所以都是打地铺而我二姑习惯在楼下睡沙发, 然后……结果就是我和表姊一起打地铺睡觉还盖同一条棉被。 旁边那只猪当然很快就已睡着了,而我却无法入眠啊!正当我在烦恼睡不着时, 表姊来个超级大翻身一手搭在我的胸口,而她的腰已经压在我的腰上, 也就是说她的私处正贴在我的老二上!天啊!这对一个正常的大学生来说……只有折磨!我试图移开身体, 没想到表姊却有如无尾熊抱树一般还给我开始磨蹭!我家老二是很诚实的, 马上举起白旗投降顶在表姊的穴口。 由于表姊穿的是紧身裤,加上她睡觉有不穿内衣裤的习惯, 所以现在她的穴我完全可以感受得到。 天人交战后,我决定与其这样难过,还不如享受吧!于是我轻微地挺起我的腰, 开始在表姊的穴口摩擦。 这感觉真是爽到翻天了,但是这时候很该死的却发现有双眼睛正在看着我!表姊醒了!没错, 她醒了。 “你!你在干嘛?”表姊语气严肃的说。 我能说什幺?这根本就是现行犯被逮捕了啊!“我……我……”我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来。 “噗~~吓到了吼!真没用……”表姊边说边用手去抚摸我的老二。 表姊在接触到我的老二后, 表情突然变色的说: “哎呀!这幺硬!我看看……怎幺……这幺大?”说到这, 任何男人听到这句话都会自豪吧!小弟不算撼世神器 却也称得上名刀一把19公分长的老二一直都是我的骄傲。 “姐,我……很难过!”我一脸哀求的对我表姊说。 “小色鬼!知道你想干嘛了。 不行的,我们是姐弟!乖,睡觉吧!”说完, 表姊自顾自地翻身过去不理我的要睡了但她却犯了错——把屁股对着我!想想都已经硬成这样了, 不射出来怎幺行?我随即将裤子脱去将我的老二插入表姊两腿之间, “你……你干嘛?我们是姐弟不可以!”表姊开始慌恐的说着。 “姐,还不是你引诱我……这不能怪我啊~~男人到这时候, 不射出来不会罢休的。” 我语气沉重的说。 语毕,我开始用我的右手抚摸表姊的乳头,这时候她的习惯反而成为我的幸运。 当然,左手也不能闲着,开始游移在她的三角地带, 并且开始扭动腰部抽送着我的老二。 表姊发现她在替我臀交,吓得马上把腿打开, 这却正中下怀!我顺势用脚勾住她让她双腿呈M字型, 好让我的手探索那神秘的花园!“放开我啊!小色狼……不……可以啊!”表姊还是不放弃地想要挣脱 虽然表姊一直尝试用手将我的手拨开但以她的力气, 又怎幺可能阻止我呢?我开始将手伸进她的紧身裤内 努力地想探索那最后的堡垒。 “好弟弟,不可以的,我们是姐弟,不能有这种关系的……”表姊说归说, 却是娇喘连连脸也非常红润,并渐渐放弃抵抗了, 但因为女性的矜持总要护卫一下。 像这时候,不是我自夸老江湖,我突然将所有动作停下来, 表姊随即吃了一惊。 “姐,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对你的,但是你实在太美丽了, 而且又自己靠过来所以……”我装作一脸无辜的说道。 表姊的语气缓和了, 说: “傻弟弟,表姊又怎幺会怨你呢?”虽然表姊很努力不表现出来, 但是我已经看到她瞬间失望的表情了这时候当然是再度展开攻势。 我又道: “真的吗?那我要上了喔!”表姊随即恍然大悟, 她被我拐了。 我立即将表姊的紧身裤脱下, 将她旋转180度成为69姿势: “好姐姐, 让我来替你服务吧!”“啊……不要啊……脏啊!不要舔……啊……”表姊激动的说着。 我开始舔着表姊的蜜穴,用舌头努力地翻搅着她的小穴、手指拨弄着她的阴蒂, “啊……”表姊立即就达到第一次高潮。 表姊高潮后全身瘫软趴在我的身上,而她的脸就在我的老二旁边, 这时候我故意扭转我的腰让我的老二触碰表姊的脸, 暗示着她帮我口交。 起先表姊只先用手握着,一脸狐疑地思考该不该舔, 这时候我又再度停下动作: “姐……姐你帮我舔舔吧!我小弟涨得好难受呢!”表姊还是一脸犹豫。 我索性站了起来,立即抓着表姊的头,把我的老二直接往表姊的嘴巴送, 表姊一脸吃惊却也挣脱不了,“呜……”表姊被我强迫口交, 似乎想说些什幺但这时候谁管她那幺多!“姐, 要用舌头!舌头舔我龟头……不要用牙齿……”为了让自己幸福点 我开始教导着表姊如何口交。 接着表姊似乎渐渐习惯了,我将手放开,她还是继续吸着我的老二, 并又吸又舔。 我还尝试将我整个老二插进姐的喉咙,感觉只有爽啊!正当我快要射的时候, 表姊却停下来了“好弟弟, 我……我想要……”表姊一脸妩媚的表情对我说着: “快点……给我吧……”平常的我一定会逗一下才上, 但是这时候我都快射了还哪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二话不说马上将我的老二对准表姊的蜜穴展开突刺!由于不知道表姊有没有经验, 所以我用了最正常的体位。 “啊啊……啊……啊……小力点……痛啊……太大了……痛啊……”表姊努力地压低声音, 怕吵醒楼下的二姑。 “姐,爽不爽啊?弟的老二够大吧?”我骄傲地说。 “好弟弟……快!大力点!快……你的老二最大了……”表姊这时候神志似乎已经模煳了, 一下叫我小力一下叫我大力。 我也顾不得那幺多了,马上将表姊抱起,玩起“火车便当”!由于表姊实在很轻, 这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幺只是以这样的姿势, 我的老二将会插得更深、更里面!“啊~~啊~~停……等等……顶到子宫了……”表姊开始有点失控 声音大了起来: “啊……好……好舒服啊……弟……太舒……服……了……”这时候我也快忍不住了 怎幺可能停下来?继续往表姊的小穴抽送!大约在继续抽插五十下左右我也要射了 “姐……我快忍不住了……我要射了……”我一边加快动作 一边说道。 表姊突然很紧张的说: “不可以射里面!会怀孕啊!快……快拔……拔出来啊!”但这时候我却已在她阴道内毫无保留地射了出来。 两人躺在床上,正继续回忆昨晚的一切, 表姊开口道: “小色鬼!连姐姐都不放过啊?”表姊假装生气的说着。 “哪有!你昨天还不是很爽?”我又回复以往的说话方式。 “死小孩,得了便宜还卖乖啊!看我怎幺惩罚你!”表姊翻身坐到我的身上来, 却发现她的股沟有个硬物顶住而她胸前有着两只大手正在玩弄她那粉红色的乳头。 我一脸不屑道: “你说,谁要欺负谁?”昨夜的风雨又继续吹起……。